黄光裕入狱前想修的大桥建好了,他会回去看看吗?

来源:陆家嘴杂志  黄婷

黄光裕入狱前想修的大桥建好了,他会回去看看吗?

在身陷囹圄之前,黄光裕曾经有过这样的一句感概,他说:“今天你一无所有,但明天你什么都有了,而后天你又回到了起点。”如今,这句话似乎成了他人生的注脚。

2020年6月24日,北京一中院宣布,黄光裕已获假释。

“年年出狱黄光裕”的股市段子终于落地成真,国美系股票全线上涨,在端午节假期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ST美讯、中关村涨停,港股国美系直线拉升,国美金融科技一度上涨近69%,国美零售上涨17.39%。

资本市场的热捧从另一个角度体现了市场对黄光裕归来的期待,这位真正意义上披荆斩棘的哥哥,回到了起点之后,能否重振国美昔日雄风,他又会给自己的人生续写怎样的传奇?有不少人甚至将其对标褚时健和孙宏斌,两者均在出狱之后重新书写了人生和事业的高度。

研究黄光裕的时候,人们总喜欢从他“潮商”的身份出发去解析他定义他。一方面,黄光裕敢想敢拼,在他缔造国美帝国的征途之上,家族成员协力拼搏、潮汕老乡抱团取暖,这些都很有潮商范。但另一方面,在黄光裕的老家潮阳,家乡人对他的评价却与其曾经首富的身份颇有出入,在家乡人的印象中,黄光裕不是传统中喜欢衣锦还乡、造福乡里的潮商,也没有外出的潮汕人普遍存在的宗族观念和故土情节。

这位“非主流”的潮商,在人生的多个十字路口上做出的一个个掷地有声的决定,曾经让他走出贫困,白手起家,成为一代人心中中国梦的代表;但游走在灰色边缘,暗箱操作,公然挑战法律与规则,也让他从首富的神坛上跌落,终于身陷囹圄。

51岁饱经风雨之后,黄光裕能否实现雄鹰的蜕变?

童年:记忆中的练江

童年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弗洛伊德说,是一生。

三度问鼎华润中国首富榜的黄光裕对家乡的公益事业并不十分热心,或者说,没有像其他潮商那么热衷此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在潮商的传统中,外出闯荡生意不管做大做小,反哺家乡,修路建桥,捐资建学几乎是成功的另一种证明。

从17岁出走家乡做生意,一直到2008年出事之前,黄光裕回乡的次数屈指可数。在其自幼长大的母亲的老家潮阳铜盂镇凤壶村曾厝,村民认为他对家乡的贡献与他首富的身份并不匹配。而对于其父系的老家波美村,黄光裕甚至从未踏足,乡里人到北京请求他捐款修建水库也被他一口回绝。而这些都并非传统潮商的做派。

对黄光裕而言,家乡带给他的体验也许并不如其它人那么美好,在他的童年记忆当中,遭遇更多的是贫穷、冷眼和凄苦。

黄光裕一家在曾厝村的生活相当艰苦,六口人就蜗居在一个不到14平方米的小房间里,而房间的隔壁就是猪圈。在出走家乡之前,黄光裕和他哥哥黄俊钦一直在老家倒卖旧电器,把从村里面收来的旧电器翻新一下后再卖到城里,也有人说他们当时就是靠“捡垃圾为生”。

村民回忆道,由于家境贫困,父亲又不是本村人,黄光裕兄妹从小就遭村民冷眼,当地孩子有时还会欺负他们,性格相对霸气的黄光裕于是被逼成为了“孩子王”,经常会为受欺负的妹妹挺身而出。在当地人看来,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黄光裕在事业有成之后对家乡的感情也一直淡淡的。在问鼎首富之后,黄光裕对家乡的实质投资也并不多,出事之前,做过主要的公益事业就是修建了村口的公路和村里的水改工程。

2006年,黄光裕回乡参加潮商大会,来到了村口的练江边上,往日情景历历在目。练江是潮汕地区三条主要河流之一,小时候,黄光裕经常从这里游泳到对岸的司马浦镇去。

“不能让村里的小孩再像自己那样,冒着生命危险过江,一定要修一座大桥。”黄光裕当时就许诺投资1800万元修建练江大桥,细细品来,当中无不饱含着童年的心酸。

2008年黄光裕出事之后,练江大桥的修建计划也停滞下来,村里的老干部拿出已经设计好的图纸,感叹道,还以为黄光裕终于要为家乡做一件大公益了。

时过境迁,如今铜盂镇练江边上早已架起了一座大桥,据当地媒体报道,认捐该项目的铜盂镇潮商为珠海房地产商叶汉成,于2013年出资3000万元。

51岁的黄光裕,出狱之后对家乡的情感是否会有所不同?内心的少年又是否会带他回到记忆中的练江边,看看他曾经想建的大桥?

信仰:鹰击长空

在潮汕地区,宗亲观念是维系族系网络的重要支撑,起初是为了抵御海盗侵袭,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了根深蒂固的地区传统,对于外出拼搏的潮汕人,宗族网络更让潮商之间互相提携帮助、抱团取暖,潮商联盟被称之为“潮州帮”。因此,发达之后的潮商一般都会回家乡大肆祭祖、修缮宗祠,被视为不忘初心的表现。

黄光裕的情况则有些特殊。

就了解,黄光裕的爷爷以前是波美村的地主,在20世纪50年代初土改时,他们家的土地财产都被没收了,黄光裕的父亲也因为“身份不好”受尽欺侮,12岁就跑到了曾厝村谋生,之后入赘曾家。正是因为这一特殊的历史原因,黄光裕拒绝踏入波美村,自然也不曾在波美村有任何祭祖行为。

与此同时,黄光裕一家还是曾厝村的首批天主教徒。在潮汕地区,信奉天主教也被称为“食教”,大多数人认为“食教”之后不能祭拜祖先是不孝行为,也会遭遇宗族驱逐,因此,一般只有外地人或者宗族关系凋零、贫困的人家才会选择“食教”,“食教”人家很多还会遭遇村民的排挤。黄光裕一家在曾厝的地位处境,由此也可见一斑。

黄光裕的母亲在富裕之后,捐款400万元在凤壶村兴建了一座教堂,还筹措了240多万元对黄光裕父亲出生地西胪镇的天主堂进行了修葺,但此举却并没有大多数村民的欢迎。

正是因为与身边村民的“格格不入”,在少年黄光裕心中,从小就埋下了坚强、反抗以及不走寻常路的种子。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经商被批判为“资本主义的尾巴”,又红又专的正经青年自然是不屑此道的。但黄光裕的母亲却经常会给孩子们讲述祖辈在泰国做生意的高光时刻,这些都在童年黄光裕兄妹几个的心中播下了种子。

1985年10月10日,原名黄俊烈的男孩和哥哥出去闯世界,为了博个吉利和好运,他把名字改成了黄光裕,取“前途光明、财富充裕”之意。

17岁的黄光裕跟着哥哥在北京珠市口东大街租下一间100平方米的门市,取名“国美”,很多人都没想到,一个帝国即将在这里起步。1993年,两兄弟分家,黄光裕专注电器业务,由于胆子大想法活,国美迅速抢占市场份额,大批开设连锁店,铺遍全国。2004年国美成功实施了借壳,进军资本市场之后国美的版图拓展势如破竹,2006年,国美以52.68亿港元的代价将永乐电器揽入麾下,2008年又以36亿元将大中电器收入囊中,彻底改变了中国家电连锁的版图,被胡润誉为中国的山姆·沃尔顿(沃尔玛超市创始人)。

黄光裕也因此曝光在了聚光灯下,2004年10月12日,“胡润百富榜”公布,年仅35岁的黄光裕一跃成为中国大陆首富,拥有个人资产105亿元人民币,从一个穷人变成一个最富的人,他仅仅用了19年的时间。到2008年第三度登上胡润百富榜首富的时候,黄光裕的个人财富达到450亿元。

据说黄光裕最喜欢的图腾是老鹰,他甚至将鹰作为鹏润集团的标志。关于鹰,以赛亚《安慰书》中有一段寓言,称老鹰活到40岁时爪子开始老化,喙又长又弯,羽毛又浓又厚,几乎难以飞行。此时,老鹰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等死、二是蜕变。于是,它飞到悬崖上筑巢,用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喙长出,再用新喙将脚趾甲一片一片拔出,并以新趾甲把老羽毛一片一片拔掉。经历5个月的淬炼,老鹰得以蜕变重生,还能再度搏击长空30年。

这当然只是一则寓言,但黄光裕对其的喜爱也从另一侧面反映了他对焕然新生的渴望。

黄光裕出事之后,《南方人物周刊》曾评价道,如果没有发生被拘查事件,黄光裕完成可以成为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最佳代言人。从白手起家到中国的山姆·沃尔顿(沃尔玛超市创始人),当时的他被视为中国梦的代表,他的“大光头”的形象被很多年轻人点赞“太酷了”。

但是,在临近40岁之际,黄光裕却如同寓言中的老鹰,因为沉重的原罪,跌落神坛。

事发

2008年11月19日,黄光裕以操纵股价罪被调查。

2010年5月1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和单位行贿罪判处黄光裕有期徒刑14年,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历经两次减刑之后,2020年6月24日,北京一中院对黄光裕依法裁定假释,此时,距离黄光裕被捕已是12年的光阴。

天眼查数据显示,黄光裕在6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1家公司担任股东,7家公司担任高管。在A股和H股市场上,国美系上市公司包括A股上市的中关村、ST金泰、*ST美讯以及港股的国美零售和国美金融科技。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黄光裕家族财富为225亿元,比2008年入狱之前足足缩水了205亿元,其在该榜单上的排名也下跌至149位。

在黄光裕所涉罪名中,内幕交易处罚最重,被判9年有期徒刑和6亿元罚金,而其落网的直接导火索,也正是他在中关村上的操作。

一审判决书中写道,2007年4月至9月,黄光裕作为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在决定该公司与其他公司资产重组、置换事项期间,指使他人使用其控制的85个股票账户购入该公司股票,成交额累计人民币14.15亿余元。至上述资产重组、置换信息公告日,上述股票账户的账面收益额为人民币3.09亿余元。

但这笔操作并不高明,由于重组方案不合理,中关村复牌之后股价大幅下跌,黄光裕几乎血本无归,这也成为了法庭上黄光裕的辩护律师为其辩护的重点,但法院认为,无论黄光裕在买卖中关村股票时所持何种目的,只要作为内幕信息的知情者,在内幕信息价格交易敏感期内买卖该特定证券,无论是否获利,均不影响对内幕交易犯罪性质的认定。最终法院对其作出的9年判决也几乎是内幕交易罪的顶格量刑(内幕交易罪最高刑期是10年)。

为什么长袖善舞的黄光裕会在中关村上栽得如此拙劣?有调查认为,黄光裕如此蹊跷的举动,和一笔高达3亿元的神秘资金有关,他意图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进行变相行贿,寻求靠山,而这一举动引起了相关监管部门的严重关注,最终东窗事发。

黄光裕的朋友圈

栽在资本市场上的黄光裕,最初的腾飞也是因为插上了资本的翅膀。

在黄光裕的朋友圈当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个人应该他的潮汕老乡詹培忠。詹培忠在香港有着“金牌壳王”之称,早在1996年,黄光裕就在香港结识了詹培忠,并对他在资本运作上的娴熟手法十分受用。在詹培忠的指点之下,苦于上市无门的黄光裕采取了借壳的方式。2002年,黄光裕将物业注入詹手持的壳股京华自动化,京华自动化改名“中国鹏润”,2003年重组国美电器,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之后,中国鹏润最终持有国美电器65%的股权,国美电器也实现了借壳上市的目的。按照当时83亿港元的收购价格和2003年国美电器1.78亿元人民币的赢利计算,国美电器的市盈率高达46.7倍。

上市后不久,黄光裕从资本市场两度套现合计25亿港元,并在当年以105亿元人民币的个人资产登上了“胡润百富榜”首富的位置。

黄光裕的另一位潮汕老乡许钟民则被称为他的“公关总监”,是他与“潮州帮”之间关系的纽带。同样贫困出身的许忠民老家是汕头市潮南区,18岁就到深圳打工,1986年到北京打拼,成立了京文唱片公司和潮好味连锁餐饮店,与黄光裕兄弟渊源极深,也正是在许钟民的牵桥搭线之下,黄光裕才与他联手收购中关村,遭遇人生中的滑铁卢。

黄光裕案中另一个重要人物连超是汕头潮南区司马浦人,连家三兄弟手下产业涉足广泛,连超当时拥有香港最具规模的五星超级豪华游轮王——“海王星号”公海赌船,后来也成为了黄光裕洗钱和行贿的重要场所。

尚能饭否?

40岁是一位成功企业家最具拼搏能力的阶段,而黄光裕人生当中的这段黄金时期只能在赎罪与惩罚中度过,12年来世界瞬息万变,黄光裕看到的江湖已不再是原来的江湖,曾有搏击长空之志的他,能否在51岁之际,重燃斗志,挽国美于狂澜?

2008年,国美把上海永乐、山东三联、北京大中几大区域连锁巨头收入囊中,全年销售收入达到1200亿元,成为家电零售业的霸主。但如今,家电江湖的游戏规则已经截然不同。2019年,国美零售的收入为594.83亿元,已连续三年营收规模萎缩;归母净利润亏损减少至25.9亿元,已连续三年亏损,近三年来,国美零售累计亏损约80亿元,几乎抹去了国美2010年以来的全部利润。根据《2019年中国家电行业年度报告》显示,从全渠道的销售数据来看,国美市场份额仅为5.8%,行业地位大不如前。

如何风云变幻的家电江湖中逆风翻盘?

今年以来,国美频频出击,4月19日,拼多多宣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成为国美零售的战略投资者。5月28日,京东集团也宣布战略投资国美零售,以1亿美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境外可转债。

国美联手京东、拼多多等互联网平台构建家电零售新联盟,将进一步提高采购、物流、营销等环节的效率。

国美的这一系列动作被解读为黄光裕出狱之前的操盘之作。

时下最火的直播带货领域,如今国美也相当热衷,本月国美就曾举办过三场直播,实现超19亿元的销售额。

有网友更表示,如今直播带货能火的企业家哥哥,也许只有黄光裕。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